【李準基台灣應援團】  翻譯 : 桃莉

譯註:原文是日本網友聽韓文演說之後的**聽譯**所以這個翻譯是二手翻譯,並且根據日本網友聽譯內容翻譯而成,但求貼近日文原意,但由於是聽譯文件,所以語法上不盡能與韓文相近。

 

準:今天大家都過了開心的時光吧?今天渡過了既溫暖又感動的時光,今天有點感慨也即將迎接新的一年了,謝謝大家。

 

Q:今年是很特殊的紀念,因為是十週年呢。

 

準:我很開心有那麼多長時間以來支持我的人,在韓國電影史上可能是很少見的事情,我覺得內心有很多感觸,今後十年後如果可以的話…為了和大家像現在這樣相聚,我會好好努力。

今天和大家見面之後許多回憶一湧而上,以前的想法也瞬間跳了出來,還有當時和導演電話溝通的事情…(全場笑)

回憶到那些辛苦的日子還有燦爛美好的時光,許多事情現在想起來似乎有點感慨,製造回憶是一件美好的事情,今後請大家多多關照。

 

Q:這是你的第一份重要的工作,以一個演員的立場,你覺得你被採用的原因是什麼呢?

 

準:我認為這是一個成就自己,也為自己的演員生涯立下一個里程碑的事情,當然我也感到很開心。

我當時真的只是一個初出茅廬的新人,作為正式的演員正式踏出第一步也是立下里程的第一步, 我真的非常開心, 有一種萬一成功就美夢成真的感覺。

 那時候沒有空想別的事情,總是覺得像飄在雲端, 我抱著感謝的心情, 現在想起來了那段日子是我人生當中最開心燦爛的時候。

 

Q:觀眾們並不瞭解你的試鏡過程能不能聊一聊試鏡的過程?

 

準:覺得很急迫,其實我沒想到要演『爾』這部作品, 因為它被評價是一部製作高品質的作品。

我很懷疑我能演好孔吉嗎? 我總是一邊在想這個問題, 但我想透過這個作品,不管是我自己,或是做為演員的我,我都想要獲得大幅度的成長與進步。

因為這樣的心態,而且我真的非常想獲得角色,不僅是我, 我想其他一起競爭的新人也這麼覺得。

我真的很想演孔吉,當然那個時候我只專注這點,直到我從幾千萬人當中被選上,感到開心的同時,我才意識到我真的成為演員。 

當時特別在這部電影票房人數開始往千萬為單位邁進的時候,我想很多人都沒有想到也沒有要去預測,我也沒有想到。

不管是不是票房方面,在演員生涯開始時,我覺得這部電影有可能給我們很大的價值。

這段過程告訴我,機會很有可能就在面臨猛烈試鏡當中,這是我在這之中學到的事情。

 

Q:你覺得演出孔吉所需要的條件是什麼呢?(詢問李俊益導演)

 

導演:孔吉這個角色, 基本上需要男扮女裝, 所以當然在畫面上需要適合男扮女裝的演員,甚至必須騙過觀眾。

其實,以前的朝鮮年代已經有類似的這個叫做『男寺黨』(感謝Kevin wei補充韓國傳統文化資料)的故事。但我一開始並不是要把孔吉塑造成同性戀為商業話題去拍攝這部電影。

本來這樣就會有各種不同面向的討論,或許更有可能觀眾取向會傾向同一種族群,為了不要有這個狀況發生我盡量去避免。

所以當時外表有那麼一點點像女生的準基就通過初審開始面試了。(全場笑)

但是後來試鏡才發現,準基根本沒有一點女性化的特質,試鏡的時候就覺得是個跆拳道少年啊。

我覺得身為一個演員需要在作品當中需要有決定性的契機一鳴驚人,(演員需要被塑造)我想我需要時間來有機會創造令人難以置信決定他命運的時刻。

而且是完全一點都沒有女性化特質的李準基喔。

我覺得,演孔吉是一種和自我意志的對抗,在最後(我認為),這已經是通過試鏡的標準了。(並非一開始上鏡頭騙過觀眾的男扮女裝)

所以我在試鏡的時候,我特別在意這一點。

當然台詞必須要熟記熟背,表情動作當然也要信手拈來,還有就是操作傳統技藝的道具的熟練度,還有就是一些特技,尤其是我特別注意孔吉倒立的部分。

在試鏡的演員當中他的演出最絕妙, 完全T字型的倒立, 我很驚訝他的身體竟然有那樣的柔軟度, 而且為了當演員精進自己的演技, 他會從小細節開始發揮自己的演技,而且會通過自己的意思去思考演技,我看到他身為演員的資質,這麼說吧,

他當時即使還不是孔吉,就一如角色一樣的漂亮。

所以透過這個過程慢慢發現他成為演員的潛力。

 

Q:大家都看得到你為了演出做了許多準備, 跟孔吉這個角色最接近,的地方你覺得是哪裡?

 

準:和前輩一起為了表演練習傳統技藝、 練習如何使用傳統表演工具,為了要學習這個傳統技藝,我花了一些時間鑽研。

不管怎麼樣我都想做到跟專業技藝表演者一樣沒有差別,一邊在這當中跟前輩學習慢慢累積演技以及吸收傳統文化的知識。

一開始我並沒有相關的經驗,所以這個部分在片場有許多人不得不幫忙我。

因為這不是一個小角色,在這部戲當中是一個重要的角色, 所以必須在這個部分更加專注的去做。

特別在這時候幫助我最多了除了導演以外還有甘宇成前輩, 前輩的感覺就像孔吉對長生的感覺一樣,是不可或缺的人生夥伴,所以當時他對我比較嚴謹,但對我的演藝生涯來說,這次促成我進步的一個重要部分。

因為有這麼多人的幫助,才能讓我在身為演員的角色上有所成長。

我在片場時都要無時無刻跟在前輩的身邊,才能被監督好無時無刻都不能出現跆拳道少年的影子。(全場笑)

我在這當中的女性化的部分,中性的感覺(角色較為清楚的特質)為了表現出角色當中魅惑的儀態的部分,我小心的琢磨,準備了很多功課。

除此之外,我很感謝現場的工作人員和演員們給我的許多幫助。對我來說,都能幫助能夠好好集中。

 

Q:孔吉和長生走繩的畫面表現出了相當複雜的感情,從演技上的立場來看,當時有什麼較為擔憂的地方嗎?

 

準:當時我並不是可以去計較去安排什麼的角色。(因為當時我是個新人)

所以當沒有這樣的能力的時候,除了盡力把自己跟角色同化以外,沒有別的方法了。

實際上,那時候到了甘宇成前輩如果到了片場, 都會覺得我愛的是男生的地步。(全場笑)而且言論完全傾向這個部分,但我還是沒有抗拒,一直抱持一直保持著直到能更自然表現出這個感覺為止。

基本上我就是把我的自我意識放到最低限度,然後這樣子再投入到進入角色的過程當中(作業)上。

甚至為了角色到了完全投入的地步,我就是他。

當然即使現在也能聽到如果是現在的我的話,或許角色的專業度會更高一點,因為當時其實還有一些部分不能盡善盡美,我會想投入更多的精神去詮釋。

到片場去的時候,一定要把這樣的感覺(孔吉)集中起來,飾演長生的甘宇成前輩和飾演燕山的鄭鎮榮前輩為了讓現運作得順利在許多時候給了我許多幫助。

在片場的時候需要保持安靜,而且要以孔吉為基礎去思考說話方式及動作,我要一直維持這樣的思考模式不能隨意的中斷過程。

然後前輩們持續的當我的教練,謝謝他們當時給我的包容,讓我心裡是很溫暖且得到療癒的。

最後我真的才能通過台詞瞬間自然地演繹出來,也慢慢讓自己完全在角色當中,所以現在想起來還是滿滿的感謝。

 

Q:常常聽說有有些演員容易讓導演你生氣, 你有對準基生氣過或投以不悅眼光嗎?或是你曾經有被投以不好的眼神抗議過?(針對導演提問)

 

導演:實際上我比較沒有被這樣對待過…好像也沒有什麼對準基生氣過…(全場笑)不過我有瞪過甘宇成。(笑)我想準基可能不知道, 以電影製作公司的立場來說,我常常讓他們心驚膽戰的。

因為試鏡提拔一個沒有經驗的新人而且是要演出相當於主角的角色,其實對電影公司或是投資方來說都是相當危險的抉擇。

尤其一起工作的甘宇成和鄭鎮榮比較會容易感受到公司的氣氛,所以我給甘宇成的責任較多一點。有時候就會有比較激烈的腦力激盪。

比如說在片場孔吉殺害團長的畫面原本是長生的戲份,但是這是經過許多討論過的結果,在拍攝的同時,演技上需要諸多配合,如果遇到演員無法對和他演對手戲的演員產生共鳴的話,那麼成果一定會很低落。

但是孔吉超越了我的預期。(全場笑)到了我看電影的時候,真的覺得被說服,孔吉可以為了長生赴死,長生也可以為了孔吉赴死。

我沒有真的算過燕山、長生、孔吉三個人的鏡頭時間長度,所以,我又再一次打槍(原文導演是在演講時叫了鄭鎮榮叫鄭某人)鄭鎮榮的問題了。(觀眾笑)

我常常對甘宇成說,如果孔吉演的不好就是你的問題,你們兩個必須做球給對方打,其中一方都不能隨便停下來。(全場笑)

長生的角色就是從一開始跟孔吉對戲就持有發球權的那個角色,中間要把球帶給燕山,兩個人要像球員那樣要把球帶到安全勝利的地方直到終點。(笑)

我在孔吉不知道的狀況下,跟長生說我的感覺,我要他們當持有發球權的角色,當然我也要他轉達給孔吉。

年輕的新人演員中許多都缺乏自信,而且心靈和外表內表面都缺乏自信的。就算一起抽煙也好一起玩也好,能夠有效的和前輩們溝通調解是很重要的,要讓新人慢慢的有參與感,要慢慢的誘發他們的自信。

 

Q:你現在還記得第一次拍攝的鏡頭是什麼畫面嗎?

 

準:我記得第一天拍攝的時候,雖然我剛剛有點慌神了, 應該是走繩的鏡頭吧。 (看向導演)

當天我我真的非常非常緊張在尤其是前一天身體與心靈真的快要崩潰了。

一開始身為新人的野心都快散了,如果這時候因為身體不好而受到阻礙,一定會有聲音說這都是藉口。很怕導演沒有理由的把我火掉,但是又一度覺得壓力很大,把我火掉好了哈哈,幸好雖然幾度這麼想但我沒有說出來。

那是一個很重要的畫面是我要當著觀眾的面前掀開裙子,還有更換衣服,跳舞旋轉等等的鏡頭, 還是要保持一個女性化的樣子, 我很擔心在做這些動作的時候會因為緊張而肢體僵硬,現在想起來過去那些日子真的是精神上的考驗。無法忘記。

因為原本的我是不可能讓人家看到這個狀態的,我怕演出孔吉的時候如果連我都不能說服自己,我就沒辦法說服觀眾。

那天的記憶當中真的是一整天都沒有吃東西,但也不會想吃東西,也不會覺得餓了,總之承受了很多的壓力…

 

Q:發現到孔吉這個角色內化深入到你的人的關鍵是什麼?那是什麼樣的狀況呢?

 

準:好像是很長生對戲越來越多的時候。但是我沒有這個正確的關鍵出現的時間點的記憶。會有幾個瞬間覺得光是甘宇成前輩的畫面出現即使那畫面沒有我,我在鏡頭外還是覺得自己是孔吉。

在片場有什麼問題,從一開始甘宇成前輩就教我很多事情,因為得到了人家許多幫助,所以我也會覺得不能太過依賴人家,所以我不記得有什麼關鍵點是真的讓我融入角色的契機,是慢慢的甚至是不知不覺慢慢自然進入角色的。

 

Q:試鏡最後剩下5位人選,是導演,甘宇成,鄭鎮榮及製作組共四人決定試鏡結果,最後的測試是各自準備劇本裡面的場景,題目隨機。 現在還記得當時那20~30分鐘的測驗嗎?

 

準:那次完全不能看任何的劇本也沒有指示要做任何準備,除非片場裡有。那時它有一個初步準備好的對話框。跟場景,和一段很多的台詞。

當時我不知道這是最後一次試鏡,但實際上看到那個場景,就足以懷疑是否是決定有一個演員留下?

我盡可能的先把所有孔吉的場景狀況都記起來,這是很重要的喔。

最後我就在逗王笑的那一段這樣即興的T字型的倒立,我想這樣的地方可以準備有什麼樣的行為方式,和我一起競爭的對手,同時也是我的朋友的新人也做了這一幕的準備,在第三次的試鏡前,大概花了一個禮拜的時間在練習所有的畫面。

還有做傳統技藝的練習,每天都要去體育館,每天都很累,但都是為了讓演技更好的磨練。

前輩還說私下跟前輩也不能聯絡,連訊息聯絡也是不可以,把自己當成一個女生盡量不要被男生影響。

前輩們真的都很熱心地指導我該怎麼『當』一個女生,怎麼讓自己『女性化』一點,但他們都會聽我的意見,再去想該怎麼幫我突破瓶頸。

那時真的是一場戰爭,所以三次試鏡結束之後,我感覺我的靈魂離開我了,心裡真的想:天哪終於結束了~好痛苦喔真的。

其實,坦白的說,我覺得當時那一段(倒立)是有點危險啊(觀眾笑),我還記得導演那時候的表情,連甘宇成前輩都笑了。

傍晚副導演打電話來通知我的時候,我眼淚馬上流了下來,一邊講一遍流眼淚,像這樣的經驗還是第一次,所以印象深刻。

感覺自己的人生終於有了曙光,非常的開心,無法用言語表達清楚那時的感覺。

 

BandPhoto_2016_03_02_11_33_21 (1).gif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李準基御飯團 이준기 대만 팬클럽 LJG Taiwan Fan Club

李準基御飯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